鲁迅:科学与鬼话

2017-10-11 00:10

  “自拳匪假托,致招联军之祸,几至国亡种灭,识者疾首,固已极矣。又适值欧化东渐,专讲物质文明之秋,遂本科学家世界无帝神管辖,人身无魂魄之说,奉为国是,俾播印于人人脑髓中,自是而之绝矣。绝而无根柢以发生矣!放僻邪侈,,夺利,日相战杀,其祸将有甚于拳匪者!……”

  这简直说是都由科学,全靠鬼话;而且与其科学,不如拳匪了。从前的外来学术和思想,大抵专靠;自六朝至唐宋,凡佛教的人,往往说他不拜君父,近乎。现在没有了,却寻出一个“”的大帽子,看他何等利害。不提防想不到的一本绍兴《教育》里面,也有一篇仿古先生的《教育偏重科学无甯偏重》甯字原文如此,疑是避讳的论文,他说——

  其实中国自所谓维新以来,何尝真有科学。现在儒道诸公,却径把历史上一味捣鬼不治人事的,都移到科学身上,也不问什么叫,怎样是科学,只是,生事;使国人格外,社会上罩满了妖气。以上所引的话,不过随手拈出的几点黑影;此外自大埠以至僻地,还不知有多少奇谈。但即此几条,已足可推测我们周围的空气,以及将来的情形,如何了。

  据我看来,要救治这“几至国亡种灭”的中国,那种“孔张天师传言由山东来”的方法,是全不对症的,只有这鬼话的对头的科学!——不是皮毛的真正科学!——这是什么缘故呢?敏《遯斋闲览》有一段故事(未见原书,据《本草纲目》所引写出,但这也全是所的,并非事实,现在只当他比喻用)说得好——